多年来,一些珍贵的雪松木雪茄盒艺术品在拍卖会上以数十万美元(甚至更多)的价格售出。以下五个雪松木雪茄盒按升序排列,是有史以来最贵的。

世界上最昂贵的五种雪茄盒_新百特

2017年——喧宾夺主的雪松木雪茄盒

2017哈伯纳斯节的晚宴主角是献给蒙特克里斯托的,但这并不重要——那天晚上,高希霸抢了风头。这个巨大的雪松木雪茄盒在拍卖会上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,并引发了一场激烈的竞价大战。尽管雪松木雪茄盒的设计独特,但可能是里面的雪茄更能激发人们的兴趣:580支高希霸雪茄,其中包括20支珍贵的Behike三款雪茄(BHK52、BHK54和BHK56),还有25支Majestuosos 1966周年纪念雪茄。这场竞购战以投资者利安德•德席尔瓦(Leander D'Silva)的胜利而告终。席尔瓦来自多伦多一家投资公司的子公司Apero。他最终以38万欧元的价格胜出,相当于今天的41.1万美元。 

世界上最昂贵的五种雪茄盒_新百特

2011年——救场的“巨石

如果你参加过2011年2月26日的哈瓦那雪茄节晚宴,你会记得当晚的拍卖会,出价似乎都很保守。没有一件拍卖品超过10万欧元,有一件拍卖品甚至没卖出去。当最后一批拍品被送到拍卖场时,一切都改变了。它是一个曲面的高希霸雪松木雪茄盒,形似一块巨石碑,高四英尺半,设计灵感源自卷起来的烟叶层。高希霸拍品一出,拍卖价格飙升至数十万,最终西班牙阿塔迪斯公司的费尔南德斯以45万欧元的价格拍下了这幅作品,如今已接近48.7万美元。

世界上最昂贵的五种雪茄盒_新百特

1996年——肯尼迪总统的雪松木雪茄盒

“4月23日(周二)晚,我无意在杰奎琳•肯尼迪•奥纳西斯(Jacqueline Kennedy Onassis)的遗产拍卖会上花了57.5万美元。我唯一知道的是,我想要的是约翰·f·肯尼迪总统的雪松木雪茄盒,这是1961年肯尼迪总统就职日,米尔顿·伯利送给他的礼物。”马文·R·尚肯在1996年夏季版的《雪茄迷》中这样写道。当出价远远超过10万美元时,尚肯就开始竞价,当价格飙升到25万美元时,就只剩下他和电话里的一位出价者了。

尚肯写道:“当出价40万美元时,电话竞拍者停顿了很长时间。我本能地知道我们已经或接近他的极限了。随后,我听到木槌砰地一声落下,我拿下了那件拍品!” 

这款雪松木雪茄盒现在位于纽约市M.Shanken通讯公司的公司会议室,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雪茄吸烟者之一的骄傲象征。尚肯写道:“雪松木雪茄盒,以及它对尊崇约翰·肯尼迪总统的雪茄烟民所意味的一切,现在都保存了下来。雪茄爱好者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重要象征的守护者,这是肯尼迪对一支精致雪茄的热爱的遗产。这是一种荣誉。”

世界上最昂贵的五种雪茄盒_新百特

2005年——马文的神秘雪松木雪茄盒多年来,“雪茄爱好者纪念之夜”(Cigar Aficionado’s Night to Remember)晚宴为慈善机构筹集了约3000万美元。在这些正式场合的拍卖会上,最令人惊叹的拍品可能是2005年4月举行的那一场。最后的拍卖品是马文的神秘雪松木雪茄盒,一个由马文·R·尚肯委托制作的Elie Bleu humidor特制雪松木雪茄盒,里面镶嵌着古巴雪茄茄标。 

这篇文章引起了一些非常著名的晚宴嘉宾的兴趣:迈克尔·乔丹、拉什·林博(Rush Limbaugh)和西德尼·弗兰克 (当时他电话让李·艾因斯德勒帮忙出价)。价格越来越高,直到达到30万美元。拍卖商尚肯出价将拍品翻了两倍,两人各卖出一件,金融家迈克尔•米尔肯(Michael Milken)与之匹配,以180万美元的总价成交。 

世界上最昂贵的五种雪茄盒_新百特

2020年——打破所有记录的雪松木雪茄盒

很少有人预料到2020年哈瓦那雪茄节的拍卖会将吸引创纪录的出价。毕竟,冠状病毒大流行开始蔓延,惊吓了全球股市,给庆祝活动蒙上了一层阴影。但一旦拍卖开始,记录就大幅度下降。最后一批是一个装满定制古巴雪茄的高希霸雪松木雪茄盒,以240万欧元(约合260万美元)的价格卖给了中国商人李特。